儒家妖妖 - 第五章 我反对 神级上门女婿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“绝对不能让他上族谱,什么玩意,玷污我们苏家名誉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看他刚刚还打人了,真是个不知廉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军贵挑衅地朝林绝看来,随即宣布道:“很好,既然家族的人都这么说,那么就这样决定了,林绝不配入我们家谱。”

    正陪着来宾聊天的苏若雅神情有些复杂,但也没反对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苏若兮看着林绝,怒其不争道:“你看吧,都让你快走,这下是自取其辱了。我们苏家很多人,都看不起你呢,你倒好,就知道吃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只知道吃。”

    林绝放下刀叉,抽出纸巾,优雅地抹嘴,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走上前方讲台,对着话筒,淡淡地说一句:“我反对。”

    反对?

    好多人都笑了,认为林绝在做无谓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反对什么都无效。”苏军贵十分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滚开吧,这里不欢迎你,你这个吃软饭的东西。”苏家大姨苏慧琴也跟着帮腔,昨晚被暴打,她对林绝已经是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“两个混账老东西。”林绝毫不避讳,就是大声直斥道:“你们说不让我上族谱就不上?虽然我很不屑上你们苏家族谱,但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群烂人的嘴脸,所以我告诉你们,这族谱,我还就上定了,而且要排在你们所有人的前面,因为我是苏家掌舵人的丈夫,你们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林绝振振有词的一番言语,当即令苏家所有人都呆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林绝说的,他们无法反驳,他就是苏若雅的丈夫,他在族谱上,还要在苏若雅前列,何况是这些一般苏家子弟呢?

    林绝看着苏若雅微微张开的小嘴,又看向苏若兮那震惊的表情,掷地有声道:“还有,作为苏若雅的丈夫,苏氏集团的股份我必须占有,这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,你们这群寄生虫,垃圾,这些年来老子不吭声,你们就把我的那份产业吃了,现在给老子原封不动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林绝已经是眉飞色舞,不顾下面苏家那些头脸人物越加难看的脸色,继续揭露这些人的丑恶嘴脸。

    “不,你休想,你休想把我们得到的利益抢走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就是个上门女婿,你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从林绝的震慑中反应过来,纷纷面红耳赤怒吼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群只会干嚎的玩意。”林绝嗤笑,对着苏若雅就是三连问:“你是苏家的掌舵人,那我请问你,我说的对不对?我是不是你丈夫?我是不是要比这些苏家垃圾地位高?”

    苏军贵和苏慧琴等老狐狸终于色变,纷纷出言阻止。

    苏若雅内心暗叹,这个男人,还是厚起脸皮,要拿家规说事吗?

    呵,终归还是令人失望,令人瞧不起啊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对,你比他们在苏家地位是要高。”

    苏若雅的心失望无比,直接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苏家的人却是炸锅了,纷纷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们才醒悟过来,这个上门三年来,随意欺凌的软饭家伙,其实无论地位,还是身份,都要比他们优越太多了。

    苏军贵狞笑一声,挥手示意手下道:“带人进来,给我弄死这个废物,特么的,气死老子。”

    林绝如看白痴一般,看着恼羞成怒的苏军贵,以及一系列苏家人,嘴角带着散漫不屑的笑容,他并非是真的看中苏家财产,而是不想属于苏若雅的东西,被这些废物给瓜分走,再败光。

    苏若兮跑到苏若雅身边,脸色焦急道:“姐姐,怎么办?二叔他们要是把林绝打死了,你不是就成寡妇了?那也太让我们苏家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苏若雅也担心二叔他们乱来,虽然对林绝失望透顶,但她还做不到看着林绝被打死。

    只是一看到林绝那老神在在的神态,苏若雅就气不打一处来,咬牙道:“给他点教训也好,这家伙昨晚......”

    苏若雅赶忙住口,怕昨晚的糗事被妹妹知道。

    堂堂冰山总裁,被软饭女婿推倒了,差点沦陷,这几乎让她羞愤欲死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,门口那群黑超保镖并未涌入,进来的只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头发半白中年人,面目威严,身穿军服,肩章上明晃晃的闪耀着将星勋章。

    “是家主,他老人家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苏家人一见到这人,立刻脸色变化,不敢造次,纷纷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林绝也是有些意外,嘴角翘起:“还以为是谁这么有排场,原来是部队上的老丈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氏家主,苏军强不发一言,只是盯着林绝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大哥,怎么惊动你回来了。唉,家门不幸,出了这么一个忤逆的女婿,弟弟对不起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要给我们苏家儿女做主啊,这个废物女婿,居然还想要我们苏家的财产,你说他是不是异想天开嘛。”

    苏军贵等苏家老人立刻上前,纷纷指责林绝的不是,各种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看向林绝的目光中,满是不善:“哼哼,家主回来,你这个上门的玩意,只有滚蛋的份。”

    然而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林绝没有害怕,没有求饶,更没逃走。

    而是......

    嘴里叼着草屑,林绝大摇大摆走到苏军强面前。

    “呦,老苏你怎么回来了,路这么远,你那腿脚又不方便,真是的,老了还不让人省心。”

    苏若雅和苏若兮两姐妹都傻眼了,林绝刚才说了什么?

    苏若雅气得差点晕过去,美丽的脸庞异常难看,“林绝你混蛋,你叫我爸什么?老苏?你是不是喝多了?”

    苏军贵等人更是惊呆了下巴,回过神后,看向林绝如同看待死人,纷纷大骂:“竖子,这可是苏家家主,你的父亲,给我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跪下受死,苏家堂堂世家,岂容你亵渎。”

    林绝撇嘴,纳闷道:“你们大惊小怪些什么?我叫老苏怎么了?我不但可以叫老苏,还可以叫他阿强,军强,军军呢。”

    苏若雅两姐妹又怒又气,差点站立不住,这人太流氓,太放肆了。

    简直没家教,爸爸可是将军,他一个上门的废物女婿,吃了豹子胆吗?

    苏军贵则是大惊过后,异常的快意,大哥的脾气他是知道一些的,马上可能就要弄死这个废物了。

    这时苏军强开口了,不悦地大喝,声如雷震:“都闭嘴,一群没用的东西,一天吵吵吵,苏家的脸给你们丢尽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对苏若雅吼道:“你是怎么当人家的媳妇的?三年时间,我没过问也知道,你就没把他当丈夫是吧,你是总裁,尾巴翘上天了,了不起,人家配不上你是吧?”

    一连串带着怒火的质问,令苏若雅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苏军强威严的目光一瞪,朝苏军贵沉声道:“老二,不得不说,你这把岁数都活到狗身上了,请你搞清楚,他是我苏军强钦点的宝贵女婿,你们凭什么看不起他,还想对他动手是吧?如果不是看在兄弟的分上,我真的想狠狠抽你几大耳刮子。”

    前一秒还嚣张得意的苏军贵傻了,彻彻底底的傻了,他无比尊敬的大哥,居然要扇他耳光,就为了这个废物的女婿。

    苏家的人更是一个个瞪大双眼,家主他怎么回事?不该是立刻弄死这个上门女婿吗?怎么还教训自家人了?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