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起床就开心 - 第38页 我不可能让女配逆袭[快穿]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想到前台小姐说那本书是介绍当地的,妙人就拿起布袋打开了。

    薄薄的书册,还有一个普通的小木牌。妙人捏了捏小木牌,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还挺硬的。

    更有趣的是木牌后面还贴了一张英语说明书。妙人失笑,是怕游客看不懂吗?

    “可以帮助人分辨鬼魂……鬼魂接触到木牌,木牌即碎……”

    分辨出鬼有什么用,你都碎了又不能防身。

    妙人不感兴趣的把木牌丢到一边,翻起了图册。

    蔚蓝的海面,细致的沙滩,漂亮的椰子林……拍的都很美,而且后面还有很多当地的景观介绍和小故事。

    鬼魂资料详谈?妙人接着看下去。

    鬼的由来:人死后有心愿未了,一般就会形成鬼魂留着人间,不过大多神志不清没有意识。

    愿望较深,会存有意识,但无法离开自己葬身的地方很远(这些比较少见)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鬼魂,有特别不舍的人在世间,就会跟着那个人。更奇特的是,在那个人眼中鬼和常人无异,可以jiāo流可以接触。

    鬼的习xing:惧热,喜冷气。

    妙人去了趟卫生间,回来时就看到廖重羿坐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廖重羿尴尬极了,他就是好奇妙人再看什么书过来看一下,没想到把她的东西弄坏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这个这么不结实。”廖重羿举起的右手掌心是一小堆褐色的粉末,无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☆、怕鬼的我和鬼去旅行了(五)

    萧尔柔从那天离开家后就没回来,打电话也是关机。萧家人一开始还以为她很快玩够了就回家,没想到连续两天都没有讯息。

    报了警后,警察看了监控发现萧尔柔去了一个废弃的公园。警车开过去寻找,最后在公园的小湖泊里发现了萧尔柔的尸体。

    尸体已经在水里泡了两天,皮肤发白面部肿胀,但一双充血的眼睛瞪的大大的。似乎看到了极度惊恐的事qing。

    警方现场打捞时,还在湖底又发现了一具女尸,法医检测发现死亡时间将近一年。对女尸的身份进行调查,后来发现是外省一名前来务工的女子。应该是女儿死亡后,女人jing神有些时常,溺亡在湖里。

    至于萧尔柔的死因,警方那里也很困惑。从沿路的监控来看,萧尔柔是神qing正常的自己从家中来了废弃公园,公园里没有监控,萧尔柔进入公园发生了什么无人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u国,和廖重羿在一起的几天,妙人和他相处的很愉快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男人话不多,还总喜欢抱着笔记本工作。但他点餐时会选到她爱吃的菜,偶尔两人身体接触,男人还自以为没人发现的悄悄红了耳根。

    都说旅行能让一对qing侣很快的发现感qing中的问题,和彼此xing格的不合适。但是妙人却觉得,这场旅行让她更有信心和廖重羿走过接下来的时光。

    出来了好久家里也没电话打来,傍晚的时候妙人给妈妈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的手机已停机……”温柔的女音传来,妙人拧起眉头。

    怎么就停机了呢?下午的时候去海滩玩,廖重羿去更衣室很久没回来她还给他打了电话呢。

    正疑惑着,手机进来一条电话,是云微。

    “你在美国的工作出什么事了?”妙人问道。

    云微的声音听起来很急切,“妙妙你告诉我你旁边有人吗,廖重羿在不在?”

    虽然好奇云微为什么这样问,但妙人还是回答道:“他出去有点事,不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好,妙妙你别害怕,你听我说。赶紧回国去南山找那个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妙人听到这个下意识的就后背发凉,“怎么了?那个女鬼跟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是廖重羿,他现在不是人。”云微语气很奇怪,她道:“廖重羿和你约好要来u国的那天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gān什么。”

    推门而进的廖重羿定在了门口,脸色难看的望着正通电话的妙人。

    “妙妙你最后小心点廖重羿,他可能对你不安好心。你知道你的手机这么多天为什么没有b市的消息吗?廖重羿在你的手机上做了手脚……”

    云微焦急担忧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内很清楚,妙人看向神色莫测的男人,背后有些发寒。

    云微不会拿这种事和她开玩笑,而且她不自觉的想到那个很坚硬却在他手中化为粉末的小木牌。

    “可以帮助人分辨鬼魂……鬼魂接触到木牌,木牌即碎……”

    还有一种鬼魂,有特别不舍的人在世间,就会跟着那个人。更奇特的是,在那个人眼中鬼和常人无异,可以jiāo流可以接触。

    小女孩说她是疯子,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。

    惧热,喜冷气。廖重羿确实总是喊热。

    巧合越来越多,之前不合理的事qing也显露出来了。那天他们去海洋馆看海豚表演,一只顽皮的海豚游到他们这块喷水。

    廖重羿下意识的护在她身前,可后面的妙人还是浑身上下湿了个透。反而是前面的廖重羿,一身衣服gāngān慡慡……那时她只想着是自己的运气差。

    妙人扯扯嘴角,声音有些gān涩:“云微别和我开玩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廖重羿长腿迈动几步,很快就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妙人握紧手机,下意识的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她没骗你”廖重羿想伸手摸一下她的头发,最后还是放弃了。他说:“订一张回程的机票吧,一章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话音一落,像是什么魔法被解除一样。手机“叮叮叮”闯进几十条信息,未接电话更是一堆。

    “妙妙怎么不接电话,爸爸有急事和你说!”

    “电话怎么还是不接?出事了,廖重羿突然昏迷不醒,你快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妙妙你怎么回事?电话不接信息也不回,这么大的事你还有心qing在外面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快回来,你是要气死我吗!”

    “你这臭丫头到底gān嘛呢!要不是你朋友圈微博都有更新,我就打电话报警了……”

    廖家对妙人已经有些不满了,未婚夫生气不只的躺在chuáng上,她竟然还有心qing在外面旅游。

    妙人想到什么,连忙翻起自己的相册。廖重羿不爱拍照,少数的几张还是她硬bi着他才愿意拍合照。

    没有,相册里没有他。本该是合照的那几张,上面她对镜头笑的灿烂,但身边明显空出一个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”廖重羿看着她苍白的脸很愧疚,他道:“我没打算吓你……就是想到这次旅行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她怕鬼,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旅行,也可能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廖重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那天他把旅游耽误的紧急工作都处理了。看着飞机还有好几个小时,他就在办公室睡了一会儿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