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起床就开心 - 第37页 我不可能让女配逆袭[快穿]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妙人心累,这男人是真傻还是假傻,他看不出来自己是在找话题暖氛围吗?两三个字把天聊死,你是故意的吧?!

    到酒店下了出租车,廖重羿两条大长腿走的很快。

    一米六五的妙人跟的很辛苦,狠狠的盯着男人高大背影。走接着走,我看你知不知道房间在哪?

    结果男人真的走到房间门口,妙人吃惊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在这?”

    廖重羿的视线落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妙人低头一看,房卡就被自己捏在手里。好吧,算你你眼神好。

    两人独处一室时,妙人有几分不自在。白天嘴上说的厉害要把另一间房给退了,到底没好意思这样做。

    她开口问道:“你坐飞机累不累?用不用休息休息?另外一个房间就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廖重羿淡定的道:“这不就qing侣房嘛,我去别处gān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饿吗?我叫餐”妙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在飞机上吃过了。我去洗澡,太热了。”

    妙人脸有些红,但也没说什么。大家都是成年人,而且还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。

    萧家

    这两天萧尔柔都非常郁闷,她像一只困shou在房间里踱来踱去,脸色yin沉。廖重羿的魂魄竟然跟着那个女人去u国了,她绝对不允许他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眼睛一亮,萧尔柔找出护照装进手包里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客厅里萧父正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报纸,他看了一眼女儿,问道:“这么晚了你去哪哪?”

    萧尔柔看向爸爸,道:“我一个朋友找我有事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这么晚了。”萧父追问道。什么人能有多重要的事qing啊,大晚上的让一个女孩子出门。

    萧尔柔有些不耐烦,觉得是爸爸再找自己的碴。她又不是未成年的小孩,出门还有事无巨细的报备一遍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去吧。别到外面呆太久。”萧父看她那满脸不耐的样子心qing也不好,不过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”

    萧尔柔头也不回的就出去了,萧父说的话她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。根本就不是真心关心她,假惺惺的样子真是令人讨厌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关心她,上辈子怎么能轻轻松松的就相信了她的死因,然后和三个人幸福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萧尔柔离开后,萧父也没心qing看报纸了。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,这几天一直怪里怪气,好像对他们也有很大的敌意。

    萧尔柔的妈妈在她五岁时就去世了,过几年萧父就娶了个新妻子又有了两个孩子。开始几年萧尔柔很难接受,后来长大也就不排斥了。但现在又不对劲起来。

    还有前两天萧尔柔总是往廖重羿的病房凑,萧母看出了点什么,但是因为是继母的关系不好多说。廖重羿已经和妙人订婚了,圈里的人都认识闹出来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当初是萧尔柔自己和廖重羿没缘分。

    廖重羿虽好,但b市的青年才俊一抓一大把,一直黏着不放实在是有些没脸。

    萧母把这件事告诉了萧父,萧父和女儿谈论这件事qing时闹得很不愉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真的是妙人想太多。

    妙人吃过饭洗漱了之后,廖重羿抱着笔记本处理工作,她看了一部电影。

    之后熄灯睡觉,真的是纯睡觉。

    廖重羿自己还往chuáng边挪了一挪,yu盖弥彰的解释道:“挤一起太热了。”

    u国是个岛国,昼夜温差极大。现在这个温度你说热?

    你还不如不解释,我更尴尬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两人去水族馆逛了逛,下午本来打算去椰子林玩的。

    这个景点挺有名的,那一片水域宁静开阔,海滩区有细致洁白的沙滩。再加上摇曳多姿的椰子树和徐徐的海风,最适合家人和qing侣游览。

    但是中午的时候下了雨,椰子林计划是暂时泡汤了。两人就先回了酒店,打算看雨什么时候停,海岛的风雨一向来的快停的也快。

    “你先上去吧,我去前台把房间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廖重羿点了点头,率先上了楼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是个当地人,皮肤微黑笑起来很灿烂。两人用英语jiāo流了一会儿,小姐很快就给妙人办好了手续。

    “退房间是因为约好的人没来吗?”热qing的前台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反正回去也是和廖重羿尬坐着,妙人gān脆就和前台小姐姐聊了一会儿。“是和我未婚夫一起来旅行的,他有点事qing耽误了昨天晚上才到。”

    妙人没说退房的原因,可前台小姐姐眼神暧昧的看着她,一副我都懂的样子点点头。“订婚快乐,祝福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被一个不小的力道冲撞了一下,妙人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赶紧从柜台走出来,把那个满头小辫子的女孩抱过来。她歉意的对妙人说:“不好意思啊,撞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又看向小女孩:“ganim,和妙人小姐道歉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子,妙人摆摆手道:“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那小女孩却对妙人吐了吐舌头,做了个鬼脸道:“妈妈说和疯子一起玩会变傻,我才不和她说话呢。”说完就把脑袋埋在前台小姐怀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,ganim!撞到别人不仅不道歉还骂人,我会好好和你妈妈说这件事qing的。”前台小姐严肃的对小女孩说。

    小女孩不依不挠道:“她就是个疯子,我都看见她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啦!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满脸尴尬的对妙人说:“ganim有时候是有些任xing,平时都很乖的。可能是我表姐,也就是ganim的妈妈放到我这里ganim不开心了。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妙人不会和一个小不点熊孩子计较的,她微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不在意。但再待下去就有些尴尬了,妙人道:“我在这里的时间很久了,该上楼了。我未婚夫一个人在房间里,他应该挺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抱着死活都不愿意道歉的熊孩子很是不好意思。余光一瞥,她看到柜台上一个jing致的布袋。

    她把布袋递给妙人,道:“真的很不好意思,你就把这个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看妙人要拒绝,她道:“这个不是值钱的东西,就是酒店发给员工的幸运小礼品。里面就是本介绍当地风景的书册和小玩意,你就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妙人也不好再拒绝,道谢后就接过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妙人觉得廖重羿一点也不无聊,工作狂抱着笔记本工作时应该挺开心的吧。

    不想打扰他,妙人就在一旁看起了书。

    廖重羿:……早知道就不装的这么淡定了。之前在房间等未婚妻等的焦急,他一听到她的就不是害怕她发现自己在等他,就连忙拿起笔记本假装工作。妙人自己看起了书,现在就是骑虎难下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