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的蓝芝士 - 05树袋熊 原来禁果有些甜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还是……还是先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红豆冰化在喉咙,冰彻呼吸,李蓝阙却莫名浑身燥热。她伸手将玻璃杯的凛冽掬至耳畔,说不清是指尖凉得彻底,还是脸颊烧得热烈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不好意思的,”俞漫发觉她不甚自在,靠近安慰道,“就当留在这里监督他嘛。”

    她转而去看舅舅,何宁粤垂眼瞥过她面前几乎没动的甜品。

    “吃完再走,陪我坐会。”

    前半句话音落下时,李蓝阙还想顶嘴,而“陪我坐会”四个字让她毫无招架之力,“哦”一声便坐了回去,闷闷地端起红豆冰吸起来。

    可她还不服气,转身朝着落地窗,自言自语着怪他。

    谁跟他是那种关系啊……

    她那套翻来覆去的词别人不知道,何宁粤可是听得明白清楚。嘟嘟囔囔的,又气又怂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对她的坚持表示嘲讽的赞赏。

    “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俞漫欣然地观看这番调情,脸上摆着笑容,眼底却透出若有所思的深沉。从一开始,她似乎就是带着心事来的。

    这种隐藏过于容易被捕捉了。

    何宁粤并不喜欢猜测微表情背后的心思——自己不说却想让人问的故事,都是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可转眼他便发现,有些人嘴上答应了留下,实则垂头丧气如坐针毡,于是决定做些多余的事,好带她尽早离开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请我喝茶?”

    他双手交叉于身前,轻轻扭动左腕确认一眼时间。

    俞漫将视线从桌面移向对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被你发现了,”她换了姿势,右腿抬起压上左膝,“好吧,还想请你再来一杯意式,不过你应该没兴趣哈哈。”

    她笑起来,脚尖翘起,长裙压在腿间的褶皱散开,下坠着拂过肌肤,以及高跟鞋松动后半露的脚跟。

    李蓝阙心想,如果她是男人,她也会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尝一下,”何宁粤没有完全拒绝,“不尝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一声叹息轻飘飘地降落。

    浓郁的咖啡香气在茶几上方萦绕四散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想问,青邈现在怎么样了,她当时突然就人间蒸发了。”

    李蓝阙原本无聊地咬着吸管,却被一个名字俘获,安安静静地聆听起来。

    好久没有人提起过了,她几乎快要忘记姐姐的过去。

    她抬眼观察舅舅的面不改色,好奇他会怎样回答。

    “两年前在葬礼上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何宁粤与她的目光短暂相交,开口时毫无迟疑,让她不由得怀疑这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答案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说谎。

    只有参加那场葬礼时李玫宇还是李青邈,之前不是,以后也再不是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俞漫长舒一口气,看得出来她很擅长有感染力的笑,信手拈来,恰到好处。可她笑着讲的,却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不知道,她那时候悄悄告诉我,她喜欢上了一个大叔,我呢,从始至终都很反对,因为她整个人看起来状态都不对,并且我一直都在对她说非常难听的话……所以我很害怕她消失是因为出了什么事,这样我应该没法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吸管底的尖角处,有一颗残破的红豆孤零零地躺着,李蓝阙双手把玩着杯子,又转头去看窗外。

    “她结婚了,应该过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何宁粤依旧挑拣着真相。对他们来说是最无关痛痒的部分,对挂念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俞漫陷入了对回忆的消解中。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之后,她点点头,眼圈泛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“结婚了啊,”她喃喃地重复一遍,像是记起了某个细节,“当时,不是还有一个头发黄黄的男生,一直给她写情书吗,写了好多年,不知道她选了谁……还是谁都没选……”

    ”怎么说呢,选择往往就是一念之间,天平那一边稍微倾斜一点,就直接倒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语毕,俞漫恍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转向过道,用指背沾去眼角的湿润。

    选了啊。

    李蓝阙在心里默默回答。

    肯定选了她最喜欢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她也悄悄叹一口气,回过头正对上漫不经心扫过来的舅舅的眼睛,觉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嘛?”

    李蓝阙张着口型无声反问,他扬着右眉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她瞪他,他又懒洋洋地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返回学院的路上,李蓝阙故意落在两人身后,装模做样地煲起了电话粥,却又时常要被小冬呼唤半天才能回神,耳朵它不受控制地就被前方的对话吸引了注意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何博士好像还有个妹妹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何宁粤没想到话题突然到了自己身上,迷惑夹杂着不爽几乎立刻显现在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妹妹?”

    李蓝阙脱口而出,随即意识到自己犯了傻,僵在质问的表情上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那可能是远房的表妹?”俞漫特地停下脚步解释起来,“我们约会的时候,小姑娘也经常跟着,小小的,像个树袋熊一样黏在他身上。你肯定不相信,我竟然对小孩子吃起醋来了哈哈,跟他大吵一架,不久就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李蓝阙早已失去了这些久远的记忆,又或者这些事根本都还没来的及变成记忆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改主意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是回教研室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蓝阙拉着舅舅匆匆走出电梯。

    送走俞漫后,她被红豆冰稍稍压下去的躁动已经无法按捺。

    何宁粤任她拽着自己的袖口,跟着她从学院到公寓,从走廊到房间。他被胁迫了一路都气定神闲,她却不知是因为心急还是步疾,已经气喘吁吁了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坐下。”

    李蓝阙一直走进卧室,推他在床边坐下,不等他反应便手脚并用地攀到他身上,双手勾着他的脖颈抱紧,努力抬脚缠上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还挺霸道。

    面对她突然的贴近,何宁粤没能领会意图,只是习惯了抬手搂住。

    李蓝阙语调平平,假装毫无感情,却更像闷闷不乐似的。

    “就……感受一下我当年是怎么拆散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着,再度收紧了拥抱。

    何宁粤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抱就抱了,还有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起来一点,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,”她断然拒绝,“热的话,就把衣服脱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他感觉她的腰逐渐软在了臂弯里,体温和心跳轻易透过衣衫,熨烫在他的胸口。她似乎没有心思再说一遍,他也没有耐心再听一遍,立刻将她打横抱起,转身抛到床上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