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的蓝芝士 - 128小太阳 原来禁果有些甜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疯了疯了。

    小冬面对过道对面空缺一晚的位置目瞪口呆。都什么时候了,这个姐姐怎么还在干这种莫名其妙就失踪的事?

    “喂喂你在哪呢?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蓝阙从昏昏欲睡的摇晃中醒来,仰头张望着车门外的天光,已是浓郁的夜色,“我在火车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?”走在返回宿舍的人群中,小冬的嚎叫引起了周围的注目,她一歪嘴便瞪了回去,“你这是离家出走吗?”

    离家出走倒算不上,但她翘课前,也的确没向任何人透露过行踪。

    “帮我圆过去啊回去再给你说,我要保存电量拜拜。”

    通话时,李蓝阙仿佛短暂地穿越回了校园,挂断后,刹那间掉回了现实,只是现实比错觉更虚幻。没有买到全程车票的她,蜷缩在车厢连接处,垫着书包席地而坐,看着不时经过的乘务员,紧张得不知该怎么开口询问补票。

    把握一个开口的时机怎么会这么难呢。

    她艰难地起身,环顾这方逼仄空间中歇息的人,东倒西歪,而此时窗外的景色却呈现出一派开阔,广袤的田野在月光和沿线的路灯照耀下,翻滚着层层墨浪,虽然填满耳朵的是轨道的碰撞声,轻盈的风语却从画面中飘出,萦绕在脑海。

    手中的书读了一半有余,翻开的新一页,沉默寡言的女主人公正和她一样,坐在火车上朝外眺望。这种巧合给了她强烈的暗示。

    她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变成美焦姐那样洒脱的大人了,也远不能及小冬的敢爱敢恨。但这样算不算在尝试改变了呢?至少,至少是自己迈出的第一步,即使这一步古怪莽撞、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如果有性格调配器这种东西的话,她想做一个小太阳,这样就有无限能量可以燃烧,这样就不必哀哀怨怨地拼命依赖别人。

    她重新打开扉页,这种奇妙的相通,竟然发生在一本情色小说上。

    如昼的明亮蓦地切入窗框,在她发呆的时候,火车早已减下速来,缓缓驶入县城小站,站台上有零星的等车人,各色各样的面孔与神态次第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夜里,她梦见了小说中那个在高潮中要求男人掐死自己的女孩,她向她哭诉自己悲惨的一生。她说自己是一根火柴,直指带她逃离原生家庭的男人是包围她的火柴盒,她想要取暖,就注定死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这令梦中的李蓝阙迷茫失措,她看到的明明不是火柴,而是一枚打磨了千万遍熠熠生光的铜针。

    “妹妹、妹妹醒一醒……快到终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蓝阙被耳畔的呼唤惊醒,双眼忽地睁开,还带着无神的空洞。她定定地看着乘务员的面庞,近到可以看清鼻翼卡粉的细纹,她即刻恍然。

    “啊!对不起我还没有补票!”

    何宁粤匆匆到达学校时,已经是晌午过后阳光最烈的时刻。停车场到学院楼的200米路程将他折磨得苦不堪言。曾经生活七年的母校,他熟悉一草一木,熟悉教研室的一桌一椅,也熟悉自己老师的笑容,和习惯用的每个助词,但空虚却悄悄爬上了心口。

    这种空虚与在葬礼上积累烦闷交织,加倍痛苦。

    总算在空调房间坐定,他这才有心情掏出手机,发现了躺在短信箱中的留言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紧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小丫头总得搅出些事端,没事鬼鬼祟祟在他收拾妥当的行李旁边瞎转,肯定没好事。显然她的目标并不是综述文集,八成顺走了什么闲书,但知道寄过来就还算得上善莫大焉。

    总算有她,像打翻了一罐苦水,碎裂的脆响激荡出轻快的节奏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快递的电话正在这时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要求挺奇怪的……”快递小哥从推车上捡起一件,按下了收件人的号码,“哦哦,难道是给男朋友惊喜吗?”

    李蓝阙用文件袋遮住下半脸,被一语道破后尴尬又羞赧地点头。

    电梯间与办公区间的玻璃隔断映出她的身影。她左摆头右转身,整理着身上不够精致的一切。忽然感应门大开,凝聚在模糊虚像上的目光瞬间失去了着力点,跌落在了男人挺拔的身材上。

    只凭手臂的线条,她就可以确认。

    玻璃门被驱动着滑动的声响,按捺住了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取文件,名字是——”

    何宁粤的错愕凝固在眸中。

    期待中的感人相逢并没有出现,男主角身边似乎散发出了骇人的低压。快递小哥压低了帽檐,将自己的存在感削弱到最低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自己过来了?”

    即使经过了细心的整理,何宁粤仍是一眼看穿了她一路上的艰辛,无名火瞬间蹿升,一烧即燎原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她做些蠢事来证明什么。

    强烈的酸楚登时涌上了鼻头,李蓝阙僵着手,试图将文件袋塞入他小臂与腰侧的缝隙中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做多余的事?”

    何宁粤再问,问到她快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……你可能……”李蓝阙委屈地后退一步,看到他布满褶皱的衬衣、眼中的红血丝以及脖颈和侧脸上细小的伤痕,  “你现在会不会需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感应门再次打开,取快递的学生偷偷瞥一眼雕塑般的男女,抱着硕大的纸箱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何宁粤感到彻头彻尾的溃败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张挂着泪珠的小脸表露出无比的倔强,抿嘴不语,红红的大眼睛直瞪着他。

    他也不再使用言语纠缠,上前握紧她的上臂,径直向楼梯间走去。推开防火门的刹那反手将她拽至身前,步步紧逼至墙角。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抬手抹去泪痕,又轻托起她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他准确又温柔地攫去了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感觉好久没写肉了。。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