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的蓝芝士 - zpo①8.c/o/m 7摊牌 原来禁果有些甜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“真的不好意思,让你亲自来送我。”

    李蓝阙从电瓶车后座起身,按压着不受控制起伏的胸口。一觉醒来,正懒洋洋地玩手机提神的她,猛然发现姐姐半夜发来了消息,说要亲自去小冬家接自己,这才慌慌张张地跑下楼。偌大的客厅只有周衍站在落地窗旁漱口,鼓着腮闻声向她看来。

    李蓝阙喘着粗气,在大眼瞪小眼的片刻寂静后,获得了周衍的亲自护送,他骑着家里阿姨买菜的电瓶车一路风驰电掣顺利到达目的地。周末清早的巷子点缀着清脆鸟鸣,成荫的槐枝半掩着红砖砌的住宅楼,槐米在风中沙沙作响。李蓝阙长舒一口气,她心说自己会骑,却也不好意思拒绝,只是途中战战兢兢盯着周衍地后背,大气都不敢出,就怕到时候跟姐姐打个照面不清不楚。

    好在总算赶上了。

    坏在事实总比预料的更可怕。

    她匆匆摘下头盔准备冲进小区时,瞥见了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。驾驶位上的人正扬着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。

    惹到了这尊神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你、你先回吧,”李蓝阙开始厚着脸皮撵人,“我到学校再当面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面苦笑,一面用余光看着那个正装男人越走越近,心中开始疯狂默念“快走快走快走快走”,好像念多一点周衍真的能凭空消失一样,念到兴头上而只觉右肩一沉,顿时天塌地陷,而周衍仍旧一脸茫然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反而让何宁粤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看到李蓝阙皱的不像话的衬衫又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将李蓝阙拉到自己身后,打量着面前的男生。秀气白净,留着蓬松的过耳长发,软软地跟个小姑娘一样。他瞥一眼身后不及自己肩膀的娇小身影,“周同学对吧。”

    李蓝阙点点头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周衍倒落落大方地介绍了自己,除去阳台拍照那一段,将昨晚以来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说了。看得出他在认真回应何宁粤的担心,态度极其诚恳。两个男人互相寒暄客气了好一会,以何宁粤坚持要在后天上门道谢结束。

    电瓶车渐行渐远,李蓝阙的心也越来越凉。

    “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何宁粤语气里有一丝无奈。他快步从车后座拿来留在玄关的那双凉鞋,半蹲下给李蓝阙穿鞋,那双小脚却像钉在地面一般,无声地拒绝着。他抬头,正迎上一双红彤彤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叹一口气,一手拎起鞋,一把将小姑娘打横抱起。李蓝阙把脸埋在小舅舅的胸口,在抽泣良久之后,哇地一声大哭出来。

    车停进路边的树荫下,何宁粤静静地等待车中啜泣声平复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吧,”他侧脸去看李蓝阙,她鼻头红红的,眼泪鼻涕在脸上抹得一团糟,于是抽出了纸巾盒最后一张纸递过去,“要回家吗?”

    李蓝阙犹豫片刻,意识到这个问句可能来源于昨天她看到的画面,但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告诉妈妈。”她抬起婆娑的泪眼,带着软软的哭腔请求。她压根顾不上什么乱伦什么荒淫,满脑子都是被那个女人支配的恐惧。

    何宁粤原本也没打算说,心想这小丫头把他当什么人了,却一下瞥见李蓝阙没扣紧的衬衣中的白嫩胸脯。他不动声色地抓住敞开的两襟合拢,然后将她整个人推转朝前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实话,”他开始循循善诱,“你们两个有没有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李蓝阙被自己的口水呛住,企图用咳嗽掩盖自己腾地烧起来的脸,慌忙说了有八十次“没有”。这些小九九都被何宁粤准确地捕捉。

    “李蓝阙,”他从来都这样连名带姓地叫她,语气严肃郑重,“我不会告诉何菲,也不反对你跟男同学交往。”

    李蓝阙一阵难受涌上胸口,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“作为交换,你可不可以保守你姐的秘密?”  何宁粤透过挡风玻璃目视前方,“你怎样看我无所谓,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暂时包容她,她真的有一些苦衷。如果你觉得无法接受也可以,不用顾忌告诉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窗外的蝉鸣突然连绵成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蓝阙从涩哑的喉咙里艰难地挤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她是真心相信姐姐有苦衷,她也可以将背德的故事藏在心里不说,她甚至突然对身处这种混乱关系的两个人产生了一丝怜悯。而她趴在何宁粤肩上失声痛哭,是因为突然意识到,她喜欢的舅舅早就背叛了自己,她这场单方面的初恋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想起来真的好笑,失恋在那个瞬间,成为了比地球爆炸更让人绝望的事情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