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的蓝芝士 - 6异常癖好?(微H) 原来禁果有些甜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李蓝阙一个人抱膝坐在床沿,面对着门外,耳边全是自己半裸着趴在玻璃门上的喘息。她低头看整理好的衬衣,犹豫一下,拉开了领口。胸罩上沿露出两小片粉色的乳晕永远都不老实。她讨厌自己发育的胸,但又总是穿这件半罩杯的内衣,悄悄观察两道饱满的弧形和那一小粒嫣红。

    是不是被看到了?是不是也拍到了?

    她揪住衣领,感到腹部有一股热流在盘旋。

    手机震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。她回过神,看到接通键在弹跳,“舅舅”两个字出现,屏幕蓝光在黑暗中照亮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挂掉之后往前翻,发现有两个姐姐的未接来电。短信和微信也全是消息。

    她看似狠狠心逃跑了一次,但面对姐姐还是心软的不行。

    李玫宇将连衣裙穿好,一切结束后她与何宁粤两人迅速地恢复到彬彬有礼友好亲切的状态。她甚至用了十分钟才将后背拉链拉好,也不要求何宁粤帮忙,后者也完全没有搭把手的意思。整理好穿着后她将包里的物品全部摊开在茶几上,开始了隆重的化妆仪式。

    何宁粤嫌弃地咂下嘴,转身把狗碗收进密封袋,塞在水槽下的橱柜里。

    “宁粤,”李玫宇因为年龄相仿的缘故,从来不叫舅舅,论生日月份她甚至还更大一点,“你看一下我的手机,有没有雀雀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何宁粤换了拖鞋,一整天的全副武装让他紧绷得累。刚拿起手机打算扔到沙发,电话就打了进来。正在涂睫毛膏的李玫宇手上一扔飞快地将手机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雀雀,”她坐回沙发,手指紧张地卷着发尾,“你在哪呢,吃饭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大理石茶几面上沾上了黑色粘稠的睫毛膏,何宁粤伸手拎起玄关的纸巾盒,边抽边走近,蹲在一边擦拭起来。

    顺便听一下蓝阙的消息。顺便。

    对话出人意料地简短,桌面还没擦完,李玫宇已经挂了电话忧心忡忡地靠在沙发上放空了。

    “她人在哪。”

    何宁粤将污染的纸巾揉在一起,起身丢进垃圾篓,尽量显不那么在意。

    “在小冬家呢。”李玫宇挫败地陷在沙发里。

    “嗯,她也没什么能去的地方。”何宁粤转身去了卧室。

    这种轻描淡写的语气令李玫宇突然难受。她从沙发上坐直,暗暗地咬了下嘴唇,继续化起妆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开着门,事情也不至于这么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让我开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卧室门口幽幽地飘出一句反驳,李玫宇手中的口红应声停下。她知道开门是自己的要求,才越发后悔又自责。她心烦又意乱,上下唇草草一抿,将桌上的化妆品一股脑收进包里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”她边开大门边跟卧室里的人打了招呼,眼里满是低落,“今天又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何宁粤嗯了一声懒洋洋地走出来,将t恤下摆拉下,盖住了结实的腹肌,心想下次要拒绝喝奶,他还是过不了心理一关。面前的女人蹬上高跟鞋立刻化身为款款大方的出版社女编辑。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李蓝阙留下的一双凉鞋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去接她回来吧,”李玫宇说完有些后悔,她很清楚自己没有足够强大的心脏,但大人总要对自己的龌龊负责。

    何宁粤看出了她眼中的畏难,这对姐妹来说有些残忍了,他虽然不能保证处理地游刃有余,但毕竟是个男人,于是不由分说地揽到了自己身上,

    “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马路两侧的灯火迅速后移,李玫宇用尽理智才平稳地开回家。她轻手轻脚地摘了高跟鞋,在儿童房门口望了一会双胞胎安睡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端着咖啡经过,突然开口将她吓了一跳。她关上房门,平复下强烈的心虚才转身。丈夫脸上带着温柔的笑,轻轻抚下她的脸颊,这样的接触对她来说过分稀有珍贵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这是一个两人关系好转的信号,但脸上的触感稍纵即逝,她的丈夫已经坐回了书桌旁,金丝边的眼镜反射着电脑屏幕上复杂的表格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忙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洗澡吧,”裴殊冲她笑笑,“加班到现在肯定累了。”

    李玫宇从来也不向他要求什么,就只顺从地答应,转身走去卫生间。她仔细地将自己清洗干净,换一身丝质睡衣,长袖长裤盖得严严实实,唯独胸前靠近腋下的地方开了两个竖口,各由一颗小小的按扣把守,才不至于被高耸的胸部顶开。她如往常一样走进书房,小心挤进裴殊早就为她让开了一点腿间的位置。她坐在他的大腿上,拉开按扣,将饱胀的乳房从侧缝中掏出来,颤巍巍地送入丈夫口中。

    裴殊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器,嘴上叼着奶头种种吸吮,与喝其他饮品并无二致。他仿佛对妻子渐渐抑制不住的轻声吟叫置若罔闻,但嘴上却加大了力道,开始舔吮轻咬,变着花样榨干最后一滴奶汁。

    李玫宇感到丈夫扶在自己腰肢上的手一用力,就知道他满足了,于是自觉地俯身,将另一只乳房的奶汁挤入桌上的半杯咖啡。

    “早点睡吧,”裴殊帮她将按扣扣好,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起身,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玫宇仍旧顺从得干脆,嘱咐丈夫早点休息后,便去了儿童房。卸妆后的她在儿子们脸上落下轻吻,便悄悄地离开。推开主卧的门,两张单人床静静地并列,月光洒在浅色的床单,显得异常冰凉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