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的蓝芝士 - zpo①8.c/o/m 3禁忌调教(1)(H) 原来禁果有些甜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李蓝阙有些拘谨,傻傻地望着客厅巨大的吊灯映在落地窗上,不知该往哪里落脚。其他人似乎对这座房子驾轻就熟,已经开始了自由活动。

    咔哒一声,窗帘缓缓合拢。周衍将遥控器随手一扔,犹豫再叁,确认没人注意这边后,朝李蓝阙走来,边清嗓子边挠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”李蓝阙低头看看自己泥土斑驳的双脚,“有点脏……”

    周衍右手按在头顶,长发揉成了乱糟糟的样子,似乎没想到她因为这样的原因迟迟不肯进来。“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。”他慌慌张张跑走,消失片刻后,又飞快地奔回玄关,手上多了一条白色毛巾。李蓝阙伸手去接,他却径直走过,拉一张椅子放在她的腿弯处。

    李蓝阙不明所以,愣愣地坐下。刚坐稳就感到两腿被人一把抬起,她惊呼一声,想抽离却被紧紧握住。周衍就地盘膝而坐,绵软毛巾敷上她的脚背。他长长的刘海被掀起向后,表情藏在他深深的颔首里,只见一对睫毛随眼神轻微抖动。

    温热轻轻拭过每一个脚趾,在指缝反复逗留。酥麻的电流开始顺着双脚爬升至李蓝阙胸口,过速的心跳又将她的耳廓染上了绯红,一声微弱的呻吟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猛地捂上的嘴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吗?

    脚上的擦拭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完蛋了,他听到了。

    李蓝阙不敢低头对视,别过脸盯着窗帘缝隙漏出的一道细细的黄昏。殊不知更暴露了自己发烫的耳根和脖颈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出乎意料,周衍似乎并没有在意她发出的异响,他把放在膝上的一双白净的脚拿开,起身将毛巾团成一团,“你来我卧室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蓝阙震惊地回头。

    周衍懵懵地回望。

    此刻她的脑海中莫名其妙蹦出她离开时小舅舅的表情。坦坦荡荡,就像是终于解脱。

    何宁粤手中拿着晚餐的食材,拉了另一把餐椅坐在了李玫宇侧面。她被换了方向放置,正对着客厅的落地窗。纱帘轻轻摆动,似有若无地透进橘红色的夕阳,映在她的右脸、乳房和大腿内侧,忽闪的光线将黑布下的眼睛刺的迷乱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方才被撤掉口球,她的吐字还有些艰涩,仍带着浓浓的软媚鼻音。

    真是妖精。何宁粤感到一丝燥热,

    “该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主人,请赏赐贱狗用淫水清洗食材机会。”

    李玫宇似乎早就对这番调教稔熟于心,不假思索地回答上来。说完她的呼吸陡然沉重,何宁粤斜眼看到她双腿间泛滥的晶晶亮,“贱狗今天表现不错,待会赏赐勺子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主人赏赐——啊!”

    阴道异物摩擦出的冰凉与羞耻突如其来,李玫宇的惊呼瞬间转化为细细的淫叫,伴随她的主人的手腕律动此起彼伏。被绳索勒住的阴户令花壶入口比平日更为紧缩,进进出出的蔬菜扭曲褶皱表面给她带来了加倍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你在等什么?”何宁粤陡然加重腕力,拇指关节重重地击打在外露的阴核上,引出女人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是、是辣椒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玫宇已经到了极限,辣椒尖端一下下刺在她的花心,几乎要捅开子宫口,极致的酸麻让她痛苦又快乐,充血的肿胀乳房在喷奶中得到了片刻的释放,但持续的抽插让她意识到主人并不满意这个回答。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,是什么?”何宁粤抬手舔掉腕上的乳汁,留一个墨绿的辣椒蒂伸出穴口。

    “螺丝椒……”李玫宇带着哭腔,“主人……主人……是螺丝椒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花穴分泌的汁液被堵死无法排除,何宁粤捏住辣椒底部抽出,带出一壶蜜水,辣椒完全被粘液包裹起来,被放置在了专用的保鲜盒内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何宁粤将一条细长的茄子顶在穴口,艰难地向里推进。李玫宇对此再熟悉不过,随着阴道几乎撕裂的疼痛夹杂一丝快感攀升,她急忙哭喊着答案,却还是没能逃脱被一入到底。即使已经有过妊娠经历,但至今茄子对她来说仍然有些艰难。每次取出阴道都将它紧紧吸住,带出一截粉色的媚肉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,”何宁粤拿着沾满粘液的茄条拍打着她的脸,“水瓶都能吃,今天装什么清纯。”

    他拍完还意犹未尽,顺手将茄子塞进了她大口喘息的嘴中,然后将最后一样未解冻的肉糜连保鲜袋一起粗暴地塞进小穴,只留一个打了结的袋口,又将压在两边阴唇的绳子并拢,严严实实地压在肉缝中。

    李玫宇开始剧烈挣扎,阴道强烈地蠕动做出吞吐的动作试图将内部的一切推出,但炽热的内壁与冰冻的肉糜更加剧了接触,渐渐剥夺她下体的每一寸知觉。同时她却愈来愈清晰地感受到身体里异物的形状,塑料褶皱被淫液滋润后的湿滑、颗粒分明的突起融化后的软腻,以及紧紧压在阴核上的麻绳的螺旋纹路。她的乳汁又开始小股小股的向外冒起来。

    何宁粤取了杯子置于她的乳尖下,轻轻一压,乳汁便汹涌喷出,在杯底激荡出窸窣的声响,她无力发声,只有哼哼唧唧的啜泣。他在两只乳房上来回按压一番,将接好半杯乳汁准确地放置在餐桌上圆形杯垫的正中央,一丝不差。杯底沿和杯垫形成了完美同心圆,他静静地看了一会,快步走到客厅,将李玫宇的眼罩和口中的茄子取下

    忽然出现的光线将她的眼睛刺得流泪。她有着一双与李蓝阙完全不同的眼睛,像弯月一般,闪着水波和妩媚,细长的鼻梁延伸出秀气的鼻尖,粉舌抵在长大的下唇内侧贪婪呼吸。何宁粤毫不留情在这张脸上留下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玫宇的脸被打偏,她抬起头寻到他,泪眼婆娑地祈求着,“主人,求主人允许贱狗看自己的贱逼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记住,”何宁粤拨开小穴将肉糜抽出来,展示后又重新塞回进去,“自己用逼夹紧,什么时候化了什么时候吃饭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